<optgroup id="6r2f7"><em id="6r2f7"><del id="6r2f7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<sub id="6r2f7"><sup id="6r2f7"></sup></sub>
  1. <ruby id="6r2f7"></ruby>
    <acronym id="6r2f7"></acronym>
  2. 導航切換
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中心 > 專家言論 >

    李曙光:企業國有產權僅是起步

    瀏覽: 日期:2013-06-15

     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、國資法起草小組成員李曙光昨天接受了上海證券報記者專訪,對于企業國有資產法起草過程中的一些重大問題作了解讀。

      上海證券報:行政事業性國有資產等沒有納入企業國有資產法調整范圍,不少委員建議應當納入,您怎么看?
    李曙光:對于國有資產的范圍問題,經濟學界通常講的是“三大塊國有資產”,即經營性、非經營性和資源性。大國資法應該把這三塊都加進去,但是這部立法還是局限在經營性資產這一塊。
      行政事業性資產經營很普遍,比如政府大樓,省、市、縣幾級政府經營大樓的情況就很普遍。事業單位就更厲害,“科教文衛”四個領域在經營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,比如中央和地方電視臺、博物館、奧林匹克公園等場館的經營等;資源性的如土地、礦產、海洋、河流、灘涂、林地等,特別是林地,資產總量非常之大,而現在監管卻是缺失的,林權與林業局是什么關系?缺乏明晰規定。這些國有資產的管理比較混亂。
      它們屬于非經營性資產,但是在經營,有的盈利,也有的虧損嚴重,用原來的概念已經難以區分。產權沒有界定,就談不上保護。但是,國有資產法的意義在于,沒有國有資產法作為母法支持,這些國有資產的保護是缺乏基礎的。我一直建議制定一部廣義的國有資產法,但是由于各種原因,目前仍未能實現。
      我認為,國資立法能走一步就前進一步,我贊成分步立法、逐漸推進,這部法律僅僅是起步,今后還要在此基礎上制定廣義的企業國有資產法。
      上海證券報:國有企業下面子公司、孫公司很多,可能往下走很多級企業都多多少少有國有資產的權益在內,企業國有資產法對它們如何適用?
      李曙光:這是從國有資產法的可操作性來看,是不是延伸到國有企業群?解決這個問題很重要的一點是搞清楚授權關系,或叫委托代理關系。我主張,有明示的應該延伸,沒有明示的則由出資人來授權。但是目前委托代理鏈條問題沒有完全解決,企業國資法畢竟還是個綱要性的法律。  

    2020亚洲国产精品无码

      <optgroup id="6r2f7"><em id="6r2f7"><del id="6r2f7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  <sub id="6r2f7"><sup id="6r2f7"></sup></sub>
    1. <ruby id="6r2f7"></ruby>
      <acronym id="6r2f7"></acronym>